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绊发 >

老英雄们告诉你真实的地雷战

归档日期:06-14       文本归类:绊发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起初,地雷主要用来防御,人们称它为“不睡觉的哨兵”。随着人们的创造性运用,地雷逐渐由“看门”转为主动攻击。

  1943年5月18日,日伪军偷袭山东海阳县赵疃村。民兵赵同伦、赵守福预先获取情报,即率村民摆下“地雷阵”。敌人刚闯进村北的树林里,便碰响了绊雷,转而扑向十字街口,又踏响了“箱子雷”,死伤16人。次日,日伪军又组织500余人侵扰“五虎村”,踏响地雷20多颗,5小时走了不足5里,死伤30多人。在胶东平度县城东北杏庙村,只有100来户人家,与日伪据点大田相隔仅一条河。抗日军民摆开500颗地雷与大田守敌隔河对峙,日军曾试图绕弯偷袭,结果被埋在路边的连环地雷炸死多人。

  尝到甜头的抗日军民,边总结经验教训,边创新不同“炸法”,很快,“引诱爆炸”“驻地封锁”“迎头爆炸”“尾追爆炸”等战术应运而生。即便敌人龟缩在碉堡里,也可以让地雷成为囚禁敌人的罗网。

  在吕正操的回忆录中,记载有这样生动的事例:1944年11月9日,山西省宁武县民兵英雄赵尚高率领民兵到宁化堡据点里埋地雷。他们在城门口、街道上及无人走的地方挖了许多地雷坑,还把大粪和煤烟倒进敌人的饮水井里,在井口埋了地雷。敌人一看到处都像埋过地雷的样子,吓得连门都不敢出。趁此机会,赵尚高又在12日带领民兵破坏了离宁化堡据点5里地的两处煤窑。经过动员,100多个老百姓拿着铁锹赶来参战,4个小时便把窑口填平。从那天起,敌人没有煤烧也没有水喝,最终不堪这种饥寒交迫的生活,弃堡出逃,退出宁化堡据点。 抗日军民发动的地雷战,对敌人在沦陷区的统治形成了致命威胁。山西静乐城的敌人被地雷炸得失魂落魄,又怕民兵摸进城内,一日数惊,每天只开城门3次,每次1小时,后又减到每天只开1次,每次1小时。敌人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慢慢地,给养也成了问题。有的日军经常趁黑到碉堡下偷老百姓种的洋芋和萝卜充饥。有个日军小队长曾到老百姓家里偷吃糠炒面,后来甚至拿子弹到老百姓家里换吃的。在被我民兵截获的侵华日军曹长小原给朋友的信中,他写道:“思想起来娄烦镇,泪泣泣。”原来,敌人据守的娄烦镇被民兵的“地雷阵”围得严严实实,鬼子想出出不去,想进进不来。

  在广泛开展的地雷战中,山东海阳、河北阜平是个中翘楚。今年91岁的孙纯秀老人是海阳县参加过地雷战唯一健在的老民兵。去年,老人还光荣地参加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得知此消息,笔者慕名赶往去拜访老人。

  身子骨相当硬朗的孙纯秀老人一说到地雷打鬼子的事,总是笑眯眯的,带着一种又骄傲又享受的惬意表情:“一听到爆炸声,我们的心里就乐开了花,咱的‘铁西瓜’又开花啦!”

  “不会,我们是不见鬼子不挂弦!不用的时候把弦上的钩子取下来,压在石头底下,鬼子啥时候来啥时候挂!”

  为了把鬼子引出来,村边海莱大公路上的大崖桥,成了民兵们最爱埋雷的地方。“白天,我们经常混在群众队伍里帮鬼子修桥,借机观察鬼子的动向,看他们喜欢在哪抽烟,在哪休息,在哪溜达。摸到规律后就在夜里赶紧下雷。”其实,这座大崖桥只是民兵们开展地雷战的“诱饵”,隔些日子就趁着夜色悄悄拆毁掉。在孙老的记忆里,围绕这座大崖桥的拆和修,地雷曾经炸过很多次,有一次炸死了十几个日伪军。

  据海阳博物馆地雷战纪念馆资料显示,海阳民兵利用地雷村村布防、户户备战,先后作战2000余次,毙伤俘敌1800余人,有力地支援了胶东其他地区的抗战。海阳民兵不仅在海阳境内大显身手,而且还奉上级武委会之命,多次组织远征爆炸队,到周边县配合当地部队作战,为当地民兵和部队培训了若干爆炸能手,推动了整个胶东地区的抗战,为胶东地区的抗战胜利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用地雷筑起钢壁铁墙/炸得敌人寸步难行/炸得敌人无处躲藏……”正如我们所熟悉的电影《地雷战》中主题歌唱的那样,小小的“铁西瓜”和它庞大的家族,在伟大的抗日战争中不仅承载着战斗与胜利,也蕴含着智慧与创造,血性和勇武!它的故事,留给今天的我们无尽的思索和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

本文链接:http://blogcation.com/banfa/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