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扳机 >

大浪淘沙、翻天覆地生锈的资本扳机如何重新激活?

归档日期:11-07       文本归类:扳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由于募资额下降,to C投资热点的减少,VC、PE机构过去频繁扣动的扳机已然有些生锈了。

  “项目公司、基金、母基金坐在一起都在问同一个问题,谁能帮我介绍一个投资人?”元禾辰坤合伙人王吉鹏说。

  2018年资管新规颁布以来,一级市场的深层调整正在发生。据投中数据显示,到2019年Q3末为止,仅350多家基金完成了募集,总规模达到970亿美元,预计2019全年募资额低于2018年的数据。此前普华永道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私募及创投在TMT领域的投资数量环比下降12%,TMT行业披露的投资金额148.96亿美元,环比下降47%,为三年来新低。其中,单笔融资额超过1亿美元的项目环比下降了一半左右,数量仅为29起。

  “有没有觉得今年特别冷清?”这已经成为不少投资同行们的见面问候语。由于募资额下降,to C投资热点的减少,VC、PE机构过去频繁扣动的扳机已然有些生锈了。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吴智勇感慨,2017年丰厚资本投资项目数为20个以上,2018年为十几个,而到了今年上半年,新投资项目不到5个。实际上,投资节奏变缓是目前多数PE、VC的投资现状。

  正如投中信息创始人、CEO陈颉所说,未来必然面临着一个存量市场加上有限增长的市场,这是和过去不一样的时代。

  “目前已经到了大浪淘沙的时刻。”在投中信息主办的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上,德同资本合伙人田立新称。

  首先是募资端马太效应凸显。陈颉表示,2019年依然是资本寒冬,前10大基金的募资规模占到整个市场募资规模的65%左右。今年以来,TPG完成了TPG亚洲七期基金的募集,募集总规模达46亿美元,华平投资也在最近宣布完成了其华平中国二号基金的募集,基金规模达45亿美元。在人民币基金募集方面,君联资本在今年6月宣布完成了100亿人民币基金募集,包括70亿人民币的综合基金以及TMT基金和健康医疗基金。

  其次,头部规模化、投资专业化的特点越来越明显。陈颉总结称,在投资阶段,头部机构资金规模越做越大;其次在行业的穿透度方面,不管是行业的知识积累,还是行业的人脉积累,处于越来越深入的状态。

  此外,投资项目呈现集中趋势。据统计,2017年平均单笔披露投资规模是2000万美金,2018年是2922万美金,2019年以来,平均单笔投资规模3142万美金,每年平均单笔披露投资规模在持续提升。

  对于VC、PE机构的管理合伙人来说,轻松募集几亿人民币基金的时代不再。如何调整自身的投资策略和定位,进而获得LP的认可,是当前投资机构必须考虑的问题。

  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随着投资热点的变化,LP们在GP选择标准上也发生了变化。王吉鹏表示,其所在的元禾辰坤也在不断迭代对于GP的选择标准。“3.0时代的VC应该是跟产业结合更为紧密的投资人,未来的VC大部分应该是一些有产业背景、在某些领域特别专注的VC,他们在新的领域能比别人更早发现机会,提前布局。”

  王吉鹏认为,好的GP应该去考虑怎么设计好主要产品,然后让LP看到你跟现有市场上其他GP的不同点,“这才是能真正打动LP的地方”。

  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用“大风大浪”来形容目前GP所面临的环境。季薇看来,对于很多GP来说,目前面临的问题不单是募资难,注册、备案也难,机构投资人的分阶段退出也难。to C领域的竞争趋于饱和,大家都会看toB的方向,转型过程也是很难的。“作为一家GP,应该拥有怎样的能力在大风大浪中持续航行,是每个团队自我反思的内容。”

  以华映资本为例,在募资上,华映资本会找更多有出资能力以及战略方向更协调一致的长线资金,在投资上,由于GP投出去的钱减少了很多,代表企业能拿到的钱也很少、企业真正的成活率会变小。所以,不管对于企业还是GP,要有长期作战的准备。此外在投资机构认知提升上也需要做迭代。“五年前我们很多的团队建设、人员经验是关于消费领域、科技方向。到现在这个时间点,可能我们第一批投资的公司已经脱颖而出,成为行业的龙头、成为上市公司。”在她看来,投资最关键的是人,自己团队的能力培养是最重要的。此外在季薇看来,保持狼性和学习能力是永恒的,前进也是生存的唯一方式。

  作为国内较早募集人民币基金的机构合伙人,上海联创创始合伙人韩宇泽认为,在募资难的大背景下,GP更应该坚持初心,此外募资是否顺利也依赖于产品设计是否符合LP的需要。“其实在四年半以前,我觉得传统的PE商业模式已经被颠覆了。原来机构50多家,后来200多家,现在是13000多家。后来我们转型做并购,当时很多人挺难接受的。我们在做股权的时候是在教育市场,做并购的时候又是在教育市场,但是实际上坚持下来就对了。”

  从1999年到现在,国内LP结构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我们的出资人可能有自然人,民营企业家多一些,现在基本上第一是政府引导基金、第二是保险公司、第三是市场化母基金、第四是央企国企。”韩宇泽说。

  自2014年以来,政府引导基金为了招商引资,在股权投资上颇为积极。据投中数据统计,仅2014年政府引导基金投资规模达到2879亿元,同比增长了294%。这让不少基金享受到了募资的红利,也间接导致了市场基金鱼龙混杂,投资项目估值虚高的情形。

  不过最近财政部回应了雪松控股集团董事长张劲提出的《关于提升政府投资基金集中度,更好发挥引导作用》的提案,财政部在回复函中称会适当将设立政府投资基金的权限上收,严控基金的设立,完善基金统筹协调机制,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

  一位早期VC机构合伙人表示,过去几年太多不应该融到资金的投资机构融到钱了,如果方案得以实施,对于VC、PE行业发展来说是好事。

  此前颇为活跃的市场化母基金则和GP一样,面临着募资困难的情形。作为中国母基金联盟秘书长,唐劲草对此深有体会,在他看来,现在母基金行业很多需要依靠政府或者国企出资,此外,中国母基金行业中的民营市场化母基金基本消失了。“当你做得好的时候,聚光灯打得很亮,大家都能看到你。当你消失的时候,真的是悄无声息。”

  他认为,长期资金的入市是解决当前募资难的有效方式。“不能说全打开,但至少要打开一大半,这样整个行业才有可能恢复到2015年、2016年、2017年的活力。”

  王吉鹏也对此表示赞同。“过去银行通过理财产品的期限错配,使得短钱长做,造成了市场资金比较充裕。现在闸门关掉了,发现中国市场还是缺少长期的钱,融资很难。”王吉鹏看来,国内像险资这类的长线资金,在股权投资选择上对GP有一定的标准,同时按照险资的考核体系,他们需要每年有一定的现金流回款。因此,像险资这类的长线资金,目前在投资长期基金方面也是有一定难度的。

  如何寻找长线资金的确是国内PE、VC行业发展至今尚未解决的问题。此前,前深创投董事长靳海涛创立的市场化母基金前海母基金,其初衷也是为了解决PE、VC存在的长线资金不足的问题。

  不过事情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据悉,在证监会最近召开的社保基金、保险机构负责人座谈会上,提及要引导更多长期资金入市,年初的银保监会上也提出支持保险机构加大股权投资力度。

本文链接:http://blogcation.com/banji/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