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半潜状态 >

二战时世界各主要大国会开采海底石油吗??

归档日期:11-27       文本归类:半潜状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当时勘探和开采技术都很差,即便有开采的,产量也很小,海底石油开采技术从100年前就开始研究,但直到1950年之后才真正有一些进展,二战时期几个大国多半不会过于关注海底石油开采,因为海上无法形成有效防御,敌人几颗炮弹或许就能让你耗费巨量金钱和力量搭建起来的海上作业平台变成一堆废铁。

  本世纪初,几乎所有石油商人都相信有大量石油埋藏在海底,既然是地壳变迁的压力把远古时期的有机物转化成了石油,那麼海底的有机物肯定也会受到地壳变迁的影响。海底确实有石油,但令人著急的是没办法开采。这就好比是一个人走在沙漠中,看见了冰雪覆盖的山峰,救命之水近在咫尺,但却没办法取来饮用。

  20世纪40年代早期,美国一些小型石油开采商发现已经越来越难在德克萨斯、加利福尼亚和怀俄明州的油田中抢占到好的钻探点了。科尔·麦吉(Kerr-McGee)是俄克拉荷马的一个独立小公司,该公司的总经理觉得公司不断受到同行的排挤。公司的管理人员根据地质报告推断: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大陆架不过是大陆的延续,因此,如果在大海边的大陆底下发现了石油,你肯定也会在海底找到石油。

  科尔·麦吉公司决定碰碰运气,於是他们开始对墨西哥湾附近的陆地进行地震勘测。早在1938年,科尔·麦吉公司就开始在阿拉巴马州的墨贝尔湾(Mobile Bay)进行勘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快结束时,他们又租了密西西比河流域的密西西比海峡以东50万亩土地进行勘测。他们在这两块土地上都没发现值得钻探、开采的东西,而租期马上就要结束了,但是这家公司积累的水下石油勘探经验很快被应用在靠近路易斯安那州泰勒伯恩县一片海域的探测中。

  土地测量部门又把这片海域划分成几块正方形,1946年,科尔·麦吉公司花了31.7万美元的高价获得了两块土地的石油开采权,这两块土地加起来大约80平方公里,它们被称为28区和32区。

  地质学家看了一下该区的图表,他们发现有一个盐丘状的结构掩埋在沉积物下面。对於石油勘探者来说,找到了盐丘就好像是看到一个闪烁的霓虹灯,代表这有石油。盐丘就是盐受到挤压,在地球表面形成的硬块,石油和天然气被包裹在盐丘内部的各层之间。

  探测人员采用了权威的爆破法进行探测,他们对盐丘实施了小型爆破,记录了声波返回所用的时间。爆破法帮助他们提前了解了岩床的大致情况,但是无法彻底揭开它的神秘面纱——盐丘裏到底都有什麼东西,沙子、页岩、石灰石还是石油?想弄清楚盐丘内部物质成分的唯一办法就是花几十万美元把它租下来,然后在这儿放上起重机,开始打井。即使是这样,一口探井能够发现石油或天然气的几率仅为13%。有时地质学家需要依靠直觉为工作人员指点打井的正确方向。

  在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地方,从水中开采石油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早。19世纪90年代,石油工人就开始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塔巴巴拉海湾(Santa Barbara)附近进行勘探,他们甚至还建造了码头以寻找更佳的钻探点。委内瑞拉的石油工人为了钻探石油,还在浅湖上搭建了类似码头的站台。早在1911年,就有人在路易斯安那的喀多湖进行石油勘探,1937年超级石油公司(Superior Oil Company)和纯石油公司(Pure Oil Company)联合在路易斯安那的卡梅伦海滩附近找到了原油。但是对於这种完全看不到目标的海底石油勘探,所有人都毫无经验,只能凭运气。

  解决这个难题的办法就是对陆地钻井进行改良。在陆地勘探中,一旦石油公司租赁了适宜开采石油的土地,工作队就会马上组建,起重机负责把管子吊在准备打井的地方,一个类似人的牙齿一样的钻头被接在第一根管子的前端,准备就绪之后,起重机底部的发动机通过转动那根管子,使它插入地下,这个过程叫“钻井”。随著井越钻越深,工作人员开始接上新的管子,并向管子裏灌一种俗称“泥浆”的化学混合物作为钻井液来清理钻头,并移走打井产生的废物。同时,一个金属壳将会插进钻井管和井壁之间,圆柱形的石油和岩石样本将被取出来,并进行分析,这个样本被称为“矿样”。

  第一次在路易斯安那进行水下勘探花费了大笔资金。1946年,木兰石油公司(Magnolia Petroleum Company)首先在距离岸边16公里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有可能开采出石油的勘探点。他们花了两个月,在浅水裏打了35米的桩,然后搭建了一个固定的平台,这个平台的高度比涨潮时的最高水位还高3.5米。码头上的工人们每天坐著蒸汽船来到站台上,他们把这个勘探平台称为木兰客栈。勘探工人们拖来了一台普通的起重机,并把它安放在钻井平台上,木兰石油公司的地质学家在275米深的地方发现了天然气,在450米深时,打出来的还是天然气,依然没有石油。

  木兰石油公司的工作不仅仅是找到了一个干钻孔(没有发现石油的钻孔),他们把流动作业船和固定平台这两种勘探方法结合起来,科尔·麦吉公司聪明的工程师西尔(Seale)采用并完善了这种新方法。据工作人员回忆,西尔是个工作狂,他认为每天应该工作24小时,许多人都知道,西尔经常在工休日到酒吧裏抓他的工人们回来加班,所以,工人们在休息日要躲著他已成为科尔·麦吉的一个特色。

  西尔来到32区工作之后,工人们就很少休假了。他改变了每天早出晚归的勘探方式,从美国海军那裏弄到了一艘大船,把船停泊在海上站台旁边,以20天为一个出海勘探周期。他把抽泥泵、管子架和其他的一些设备统统装在船上,还在二甲上为工作人员搭建了住宿舱。这是对海上勘探的一个全新尝试。如果在钻探过程中发现32区是个干钻孔,那麼他们可以很容易就用船搬走大部分设备,而不用再花钜资运送设备。

  西尔后来写道:“根据已有的知识和经验,我觉得应该采用一个折中的办法进行海上作业,既不能完全固定钻探设备,也不能让它们任意漂浮,把固定和漂浮结合起来更符合逻辑。”西尔的做法是对已有技术的大胆整合,他把钻机、深海码头和运输船结合在一起使用。这种做法只是对陆地上的设备进行水上复原,而它们依然按照在陆地上的工作状态进行运转。建在水上的勘探平台像是湖裏的船坞,打桩机被运到指定地点开始打桩,木制的平台被钉在恰当的位置上,平台中间还为钻杆留了个洞。运输船把起重机运来,工人们把它安放在那个预留孔的上方。所有这些步骤的执行都很严格,唯一能够移动的是停靠在勘探平台边上的运输船,它为抽泥泵、管子架和工作人员提供安身之处。

  在这个过程中要克服的一个最大的障碍就是海底松软的泥沙带来的困难,确保站台始终保持垂直状态。科尔·麦吉公司的工程师们认为,在海底10米厚的泥沙都是淤泥,因此打桩至少要打到海底以下15米的深度。据一位早期的钻探工人回忆说,“海底的泥沙都比较松软,有时一根钢桩要打到45米深才能固定住。”

  科尔·麦吉公司聘请塔尔萨市的一家生产商制作钻探设备,但是1948年2月23日,新设备刚刚安置好,就发生了意外。一组工作人员正在小心的操纵著吊车想要把钻探设备从运输船转移到平台上,这时钓钩断裂了,价值55000美元的设备沉入了大海。

  伯尔尼·考特尼(Burney Courtney)是一位依然健在的钻井工人,他回忆说,“当时,没人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麼,工人们每天的工作都被详细地记录下来。那时的海上生活十分艰难。”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路易斯安那沼泽地的捕虾业空前繁荣,许多捕捞船的船长们都忧心忡忡地在海上观望著科尔·麦吉公司的石油勘探船,他们担心一旦有石油涌出来,周围海域的虾可能就要死光了。捕虾人用他们自己的方法干扰石油工人作业,有人甚至向勘探展台开枪恐吓。考特你回忆道,还有人恐吓说要炸掉打桩机。但是,当捕虾人意识到石油开采行业并没有危及他们的生计时,也就不再滋事了。现在,摩根市(Morgan City)每年都要举行一次类似捕虾和石油节的庆祝活动。这一活动还在1953年被改编成电影《轰鸣的港湾》(Thunder Bay)。

  对於石油勘探工作人员来说,除了捕虾人和飓风等天气因素之外,更大的阻碍是1947年6月23日美国最高法院经过长时间的讨论,最终决定支援联邦政府的主张,将加利福尼亚海岸外3公里以内石油储量丰富的海域收归政府所有。科尔·麦吉公司对路易斯安那的租用权受到了质疑,但是该公司的勘探工作人员并未因此而停止工作,他们在飓风季节依然坚持勘探

本文链接:http://blogcation.com/banqianzhuangtai/920.html